新闻事件

公元2016年2月14日,第1747个情人节。各大社交网络平台已被一大波秀恩爱或秀孤独的人刷屏了。爱情、幸福是人类历史上永恒的话题。在这个漫天爱心飘荡的日子里,给大家介绍两个跟谈恋爱有关的有趣的心理学研究。

心理解读

总有“法宝”能打败颜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使得看脸的风气如此盛行。“看脸”是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为了生存,保留下来的特点。毕竟,高颜值代表着基因良好,代表身体健康,代表能孕育出品质更优良的后代。

然而,有研究发现,“利他”却打败了“颜值”。一篇今年1月发表在《演化心理学》(Evolutionary Psychology)的文章做了这样一个研究:研究者共招募了202位平均年龄为21.93岁的女性作为被试,研究者首先向被试成对呈现男性照片,一位英俊潇洒,另一位相貌平平。之后,再向被试展现与这两位男性有关的情景,人为操作使得其中一位是热心肠的人,而另一位是自顾自的人。所有用到的情景都是典型的生活化情景,例如小孩落水,一位下水救人,一人视而不见。实验共进行八轮,颜值与利他随机搭配。另外,研究者还设置了四组对照组,在上述条件下只操纵颜值而不操纵利他程度。最后女性被试在每个情景后进行表态,两位颜值和利他程度各不相同的男性在维持短期的暧昧(一夜情)和长期的恋爱关系的吸引程度分别有多高(5点量表)。

结果显示,在长期的关系中,女性偏好高颜值甚于低颜值,偏好高利他甚于低利他,这个结果与常识一致。不过有趣的是,在长期关系中,当相貌平平者出现利他行为时,女性对他们的好感度显著提升,其吸引度从1.8升至2.7。除此之外,女性在打算找男朋友时,她们平均给出了利他但是低颜值的男性2.7分,但是只给了高颜值却利己的男性2.0分,这说明纯粹的利他要比纯粹的颜值更打动女性。

如果出生时不小心长歪了脸,能够通过后天的热心肠得以弥补。不管长成什么样,都要做个“好人”。

原来“门当户对”并非空穴来风

心理学家做过一个爱情配对实验。实验是这样进行的:研究者制作100张卡片,卡片上写上1到100总共100个数字。研究者随机找来男女大学生各50名。单数卡片给男生,双数卡片给女生。大学生本人并不知道贴在自己背后数字的大小。在实验过程中,大家可以看到别人背后的数字,也可以任意进行交谈,但是不能把对方的编好告诉他。实验要求,在规定时间内找一个异性配对,两个人背后的数字加起来越大,获得的奖金越高,如果落单,则拿不到奖金。

实验过程中,大家首先观察他人。很快数字大的人的身边就会出现很多想跟他们结合的人。男男女女虽然不知道自己背后的数字,但是根据他人的态度,能推断出自己背后的数字的高低程度。觉得自己背后数字高的人,眼光也变得挑剔。一些碰壁的追求者迫于现实无奈,就会退而求其次,原本想找90分以上的,慢慢觉得80可以,甚至70也凑合。在最后的倒计时阶段,还没配对的人会草草找人完成任务,也有坚持不配对保持单身的人。

实验结束后,研究者发现,绝大多数人的配对对象背后的数字都与自己的数字接近。两人相差20以上的情况相当罕见。但是有趣的是,100号女生配对对象背后的数字竟然是73。100号女生总是在等待更大数字的男人出现,然而等大家都配对完毕,自己却慌了,于是从剩下的男生中找了一个数字最大的。

每个人都希望找到最佳的伴侣,也就是跟自己价值相等或者比自己的价值高的伴侣。在谁都不愿意委屈自己找比自己价值低的伴侣的情况下,两个人的价值最接近,两个人的价值加起来才最大。

实验的倒计时就好像是社会文化给我们规定的那个适合结婚的年龄一样,临近倒计时,有人选择草草作答,迅速交卷,有人选择交白卷,保持单身。100号女生的结局也是生活中一小部分优秀的人所面临的现状,总是在等在真爱,等待那个完美的人,错过了无数的潜力股。最终只能委屈自己,低头向下,寻找陪伴自己度过余生的人。

谈恋爱和结婚并不是一场考试,不比颜值,也没有所谓的交卷时间。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朱丽莎,祝卓宏)

了解更多

1.Farrelly, D., & Clemson, P., & Guthrie, M. (2016). Are women’s mate preferences for altruism also influenced by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In Press.

2.Moore, D., Wigby, S., English, S., Wong, S., Székely, T., & Harrison, F. (2013). Selflessness is sexy: reported helping behaviour increases desirability of men and women as long-term sexual partners.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13(1), 182.

3.Ryo, O., Akinori, S., Toko, K., Mia, T., & Akiko, M. O. (2013). Sexually dimorphic preference for altruism in the opposite sex according to recipient.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104(4), 577–584.

4.Stavrova, O., Ehlebracht, D., & Ehlebracht, D. (2014). A longitudinal analysis of romantic relationship formation: the effect of prosocial behavior.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6, 521–527.

5. 一项好玩的爱情配对实验 http://www.xinli001.com/info/6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