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件

2016年3月4日,《疯狂动物城》在北美和中国同步上映。上映不到一周,已经在全球狂吸2.842亿美元票房,成为影史上三月开画成绩最好的动画片。继《冰雪奇缘》、《超能陆战队》、《头脑特工队》之后,动画片又一次创造了新的纪录。故事以一个各种动物和平相处的动物城市为背景,讲述主人公兔子朱迪靠自己努力,成为了动物城里的一名警察, 完成儿时梦想的故事。每个人都有梦想,你的梦想实现了么?追梦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样的阻碍?

心理解读

在动物城中,兔子作为弱小的动物,被视为不能胜任警察的动物;狐狸作为狡猾的食肉动物,不值得被信任。然而在这个故事中,兔子朱迪靠自己的不懈努力,战胜了重重困难,克服了其他动物的种种偏见,成为了动物城里的一名警察,而狐狸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辜负朱迪的信任,给予朱迪极大的帮助。

在虚拟的动物城中尚且如此,在人类社会更是这样,我们总是被社会上的偏见、刻板印象以及自己内心中的概念化自我所困住。而这些往往成为实现梦想的最大阻碍,实现梦想首先要“解放思想”,打破偏见,撕下负性的概念化标签。

偏见与刻板印象来自于我们心中概念化他人(other as stable content)。概念化他人就是自己心中给另一个人的定义,例如,TA是一个诚实的人,TA是个高富帅/白富美,TA是个大学老师,TA是个骗子等等。概念化他人会在我们与人交往的时候带来便利,比如,与信仰宗教的人的交谈和与无神论者的交谈必定不同。当他人在我们心中形成一个概念时,我们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方式与他人相处。然而,如同硬币有两面一样,概念化他人也有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概念化他人让人类社会产生了偏见与刻板印象。例如人们普遍认为四川人无辣不欢,然而实际上四川人里也有因某种原因而不吃辣的。所以当你初识一个四川人,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请TA吃特别辣的东西可能就有所不妥了。同样的道理,性别的偏见在工作中比比皆是。可是谁说女子不如男,在很多领域,女子一样十分优秀。这样的概念化他人极有可能无情地去掉了一个人追寻梦想与价值的可能性。影片中,兔子朱迪在警官学校里,老师投来偏见,刚进动物城的警察局,警察局长也没把她放在眼里,只是让她去开罚单。同样,狐狸尼克小时候本想和其他食草小动物一起玩耍,却被那些动物带上了牙套,他们觉得尼克一定会伤害他们;当尼克帮助朱迪办理案件的时候,警察局局长却不相信尼克的证词。行业的偏见无情地将许多人挡在追梦的路上,此外,人与人的偏见甚至可能让我们失去朋友。

那何为概念化自我?概念化自我指的是构建自己和个人历史的详细的描述和评价关系网络,通俗地讲就是给自己贴的各种标签。举个例子,一个人觉得自己长得很帅,一个人觉得自己是个有钱人,一个人觉得自己是个好学生,一个人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妈妈等等。在概念化自我下,每个人身上都有许许多多的标签,有的标签是积极的,有的标签是消极的。积极的概念化自我会带给我们自信,而消极的概念化自我却可能给我们带来心理问题。例如,一个人可能会被“我一无是处”这样一个概念化自我困住。TA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做好。但是TA真的一无是处吗?并非如此。TA只是被那个概念化自我困住了,和那个概念认知融合了,把那个概念化自我看成了真实的自我。试想,如果电影中,主人公兔子朱迪被“自己是个弱小的哺乳动物,永远不能当上警察”这样的概念化自我困住的话,那么她就找寻不到自己的价值,无法突破自己,无法朝着自己的梦想不懈地努力了。

概念化自我可能来自于自我的成长经历,可能来自于他人给予自己的评价。每个人都很容易被概念化自我困住。不停地在概念化自我中兜兜转转,找不到出口,看不到价值,更不会有任何的行动。当自己被概念化自我困住的时候,请用心觉察当下的自我,请将那个被视为信条的概念化自我放在人生背景中去看,你将会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某一次的失败只是人生这个大棋盘上的某一局,而人生远比自己想的更加宽阔。

(朱丽莎,祝卓宏)

了解更多

JoAnne Dahl, Ian Stewart, Christopher Martell, Jonathan S. Kaplan. ACT & RFT in Relationships. Context Press. 2013

新闻来源

《疯狂动物城》北美票房好 破3月动画记录(http://ent.china.com.cn/live/2016-03/07/content_3545542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