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件:

2016年3月20日晚,CBA总决赛第五场在成都举行,四川队最终以总比分4比1夺得总冠军,成为第五支夺得总冠军的球队。在此之前,曾经发生过辽宁队球员与四川球迷的冲突事件,自此之后,两方球迷开始了“网络骂战”,到最后,甚至上升为地域攻击。一场篮球比赛本应以促进城市之间的交流,增进友谊为目的,为何最后却演变为一场球迷大战?小编带你从心理学的视角来一探究竟。

心理解读:

你的就是我的——BIRGing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总会看到人们倾向于把自己和成功的人或事物联系起来,这种倾向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沐浴在他人荣耀之下”(bask in reflected glory, BIRGing)。BIRGing是用于自我服务的一种认知现象,个人不需要参与成功者的行动,就自动地将自己同成功联系起来,这样胜者的胜利就变成了自己的成就。如果人们确实对他人的成就有贡献,那把自己和这种成功联系起来无可厚非。但非常有趣的是,即使对这种成功没有丝毫贡献,人们依然会表现出这种倾向(Cialdini et al., 1976),颇有一点狐假虎威的味道。

BIRGing发生时,人们会因他人成功引起的归属感而激发个人的荣誉感。BRIGing被认为同社会认同之间(社会认同是指个体认识到他属于特定的社会群体,同时也认识到作为群体成员带给他的情感和价值意义)存在一定关联,这解释了为何可以通过认同他人的成功来提升自尊和自我评价,而高自尊和高自我评价会让一个人觉得自己比周围的其他人更具有吸引力( Shavelson et al.1982)。有关青少年的一项研究也表明,与受欢迎的同伴密切交往会增加个人的名气(Dijkstra, Cillessen et al. 2010)。

在社会心理学中,BIRGing被认为可以增加自尊并且是自我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BIRGing是一种普遍存在而又重要的管理个人印象的手段,它可以用来应对对于自尊的各种威胁,并同他人保持积极关系。BIRGing的积极作用包含增加个人自尊、成就感和归属感,这让人们能为他人的成功而骄傲,反过来又能提高自己的自尊。

BIRGing在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人们在做自我介绍时,喜欢把自己与名人或名胜古迹联系起来,比如“我叫邓泰,邓小平的邓,泰山的泰”;身高低一些的人可能会说“拿破仑也长得很矮”;有些人会跟别人吹嘘认识的某个人有多厉害;人们会因与名人在同一个剧院,飞机或休息室相处而津津乐道。

这种现象在体育运动中尤为明显。冠军队伍的支持者会通过各种方式宣称自己与该队伍的联系,比如穿着有队伍标志的衣服,在汽车上刻印标志,在公共建筑上张贴标语,在自己脸上画上标志,以及在社交媒体上表达自己的支持。尽管他们对队伍的成功并没有做出贡献,但是他们依然会认为自己是队伍的一部分。四川队夺冠,对于四川队球迷来说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网络上随处可见充满荣誉感和自豪感的评论。此外,一项研究显示一些球迷可能有超过一只最喜欢的球队,他们倾向选择支持获胜球队以期获得更多的BIRGing机会(Spinda,2011)。

你的不是我的——CORFing

有成功者必然也会有失败者,而当人们失败的时候,可能会感觉到自尊的损害。BIRGing的反面被称为远离他人失败的阴影CORFing(cut off reflected failure)。CORFing是指人们倾向于同地位较低或者失败的人撇清关系,不希望自己的自尊和声誉受到影响的一种现象。有研究者对球赛失利后的球迷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失利球迷拒绝接受球队的海报,避开其他球迷并在比赛失利后产生坏心情(Bizman et al.,2002)。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很多:世界杯期间球迷会因为支持球队的失利而郁闷;一些人会因为选秀节目中心仪的选手失败而情绪低落,甚至攻讦竞争对手。辽宁队失利,致使部分球迷也发出了一些负面的和非理性的评论。

那输球了怎么应对负性情绪呢?当情绪袭来时,接纳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ACT)鼓励我们以积极灵活并且不带任何判断的态度自觉自愿地接受当下的情绪体验。看清楚不良情绪的背后是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并不是由具体发生的事件本身引起的。通过练习将想法,感觉和行为分离开来,看清楚失败的是球队而不是自己,以合理的方式发泄情绪,以更加灵活的态度来面对球队的失利。

球赛虽精彩,但球迷和网友们也需要理性看待输赢,合理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做情绪化和偏激的行为和评论,共同营造和谐网络环境。

                                                               (王继源,祝卓宏)

参考资料:

1.新王诞生!四川4-1击败辽宁 成CBA第5支冠军队http://sports.ifeng.com/a/20160320/48012490_0.shtml#_zbs_sogou_vr

2.亲吻地板!大帝22+16关键2罚 场均22+19荣膺FMVP http://sports.163.com/16/0320/21/BIKOUQ0100052UUC.html#p=BIKJ4P9P5GUP0005

3.Cialdini, R. B., Borden, R. J., Thorne, A., Walker, M. R., Freeman, S., & Sloan, L. R. (1976). Basking in reflected glory: Three (football) field studi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4(3), 366.

4.Shavelson, Richard J. & Bolus, Roger (1982). Self-concept: The interplay of theory and method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74, 3-17.

5.Spinda, John S W(2011).The Development of Basking in Reflected Glory (BIRGing) and Cutting off Reflected Failure (CORFing) Measures.Journal of Sport Behavior,34(4),392-420.

6.Dijkstra, J. K., et al. (2010). Basking in reflected glory and its limits: Why adolescents hang out with popular peers. Journal of Research on Adolescence 20(4): 942-958.

7.Cialdinin, R. B., Kenrick, D. T., Neuberg C. B. (2010). Social Psychology 5th Edition. Boston: Pearson Educatio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