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件

2016年4月3日,关于中国最具幸福感职业的新闻出现在网上,连续3年排前三的教师行业,在2015年度的评选中再次挤进领奖台位居第二,而此时正值一年一度求职招聘的旺季,职场中称“金三银四”,看到这样消息的你,是否也对教师这一行业羡慕嫉妒恨呢?它又是如何做到“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呢?

心理解读

让我们来看下这几年前三名的榜单吧:

1

那影响职业幸福感的因素又有哪些呢?再来看看2015年中国幸福小康指数调查结果:

2

从上图中,我们看到各行各业的人一致认为决定幸福感高低的因素中,收入是最具影响力的。那我们教师群体们有没有什么话想说呢?他们也认为收入是幸福感的第一生产力吗?

什么是教师幸福感?

教师幸福感,即教师能自由发挥潜能、满足自我物质性和精神性的需要、实现自我理想和自身价值,从而获得的一种积极的主观体验。

哪些因素在影响着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呢?

在影响职业幸福感的影响因素排行中,收入排在第一位,钱真的重要吗?Sajad的已有研究表明,经济状况安全度、工作满意度、收入和支出的平衡度、一年内国内外旅游次数等与教师幸福感具有相对显著的关系。由此看来,收入确实是在影响着幸福感,除了这些还存在其他的影响因素吗?

内部因素,比如信念、自我管理也是提高幸福感的因素。Dzuka研究表明,教师的自我正义信念越高——即认为世界是正义的,自己的生活也是充满正义的——就越能将生活中的一些消极影响转化为积极影响,其幸福感水平也就越高。Mattern的研究结果表明,教师可以通过自我管理合理规划时间,降低情绪耗竭,进而提高工作满意度和幸福感。

外部因素,包含专业学习共同体,学校场域中的各种人际关系也都能影响幸福感。Susan研究表明,专业学习共同体中的协作领导和教师合作都会显著提升教师幸福感。Sue的研究认为,教师与学生、学校领导、同事、学生家长等之间关系的好坏直接影响教师的幸福感水平。

因此我们可知,教师幸福感的高低不仅仅受到收入影响,同样与自身的个人特征以及学校环境、提供的支持等条件密切相关。但其最终的落脚点还要回归到定义中提到的,即是否走在自我理想和自身价值的道路上。我们在追求快乐和满足的同时,也请不要忘记追求意义感。同时需要请你做好的心理准备是,追求价值并不能保证你也能过得快乐。

接下来,如何看清楚我们是否已站在这条曲折的价值之路呢?又或者说如何澄清我们的事业价值取向呢?接纳承诺疗法(ACT)中的一个方法或许能帮到你。如果你的理想事业正是目前所在的岗位,我们可以问自己几个问题:如果你希望做到的事都成功做到了,那么接下来的人生你该怎样度过?如果你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那么你会怎么利用这个地位?如果你突然快乐了也安全了,那么接下来你会做些什么?这也就是ACT中价值的定义,认为价值观是与人们的行为不可分离,有意识地贯穿在生活的每一个有目的的行动中。你的每个动作都是价值行动,你的每一步都至关重要。

现在,不管是身为教师的你,还是奋斗在其他岗位的你,回答上面的问题后,是否明确了自己的事业价值?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现在应该知道了你的幸福感从何而来,也请继续在这条道路上感受痛并快乐的滋味吧;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也没有关系,找到价值比我们想象的要难得多,但你同样可以争做人生赢家,因为我们一直“在追求价值的路上”!

                                                           (金美慧,祝卓宏)

了解更多:

  1. Hajad, et al. Effects of economic and non-economic factors on happiness on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and urimia university professors [J].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2011, 30: 2050-2051.
  2. Dzuka J, et al. Student violence against teachers [J]. European Psychologist, 2007, 12(4): 253-260
  3. Mattern J, et al. Does teachers’ cognitive self-regulation increase their occupational well-being? The structure and role of self-regulation in the teaching context [J]. Teaching and Teacher Education, 2014, 43: 58-68
  4. M. G Susan. An explor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eachers’ subjective well-being and 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ies [D]. University of Calgary(Canada), 2012
  5. Sue. Pupil wellbeing-teacher wellbeing: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J]. Educational & Psychology, 2012, 4(29).
  6. 史密斯著.大脑在作怪:为什么我们会难过、焦虑、神经质[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3.1
新闻来源:中国最具幸福感职业出炉 教师官员连续4年居前3.新浪新闻http://news.sina.com.cn/o/2016-04-03/doc-ifxqxqmf393175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