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件:

2016年57日,在名为“思想聚焦”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关于热播剧《欢乐颂》的文章。文中有一观点认为,处于精英阶层的安迪,与富二代曲筱绡一见如故,而和22楼的另外三位性格亲切随和的小姑娘,并未轻易成为好友。而曲筱绡对樊胜美(后面称“小美”)淡淡的一句:“你衣服哪儿买的呀?我妈今天早上穿的也是这件。” 这句话足以让友谊的小船颠覆,已经为二人日后的矛盾埋下了伏笔。但是经过后期剧情的反转,22楼的姑娘们竟成了互相扶持的好友,这中间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心理解读:

或许就像樊胜美的扮演者蒋欣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样,小美这个角色演起来比较难把握,因为她有好几个阶段。这部剧之所以不被认为是狗血剧,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编剧设定的人物角色是非常丰富的,不让其以单一线条发展,每个主角都无所谓绝对的好与坏。正因为如此,观众对于小美这个角色的喜爱度,也常在喜欢和讨厌之间波动。

剧中呈现给我们看的樊胜美和曲筱绡之间的对抗是最严重的。小美在家庭中表现出无所不能,认为自己就是大英雄。在朋友面前,她有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虚荣女,就是一个捞金女,难道她就只有虚荣吗,难道她真的是捞金女吗?

功能性语境主义帮你看透事实

其实不然,每个人都是多面体的。不能仅用一个简单的词来解说一个人的全部。樊胜美为什么会这样,在朋友面前,表现地自己好像很厉害一样,再苦也要自己扛过去,不接受身边朋友的帮助,让朋友受伤,让朋友误解自己是虚荣的。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她真实情况的全貌,在语境主义中,即事件的背景,每一种现象都是在确定该事件性质的背景下发生的事情。按照这一观点来看,我们不能忽视背景的存在,因为没有它,事件就会是相同的。任何事物的终极语境是整个宇宙,但调查如此广大的范围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只需要适当量的信息,面对人类状况的复杂性,从而获得我们想要发生的改变。而功能性语境主义即语境主义世界观就是在寻求实际行为转变的具体应用。

随着事情的明了,小美的朋友们最后知道了她的痛苦,发现她原来一直都在硬撑着,一直在为家里的那个无底洞哥哥付出,明明自己已经扛不过去了,还是在表现着若无其事,才明白她的虚伪只是她的一个保护壳。

为什么小美会这样做呢?从功能性语境主义行为分析的操作性上来说。有机体以特定的方式对环境做出反应或操作(Joanne Dahl, et al2003)。环境反过来对这些反应提供了因情况而异的后果,而这后果会影响他们再次发生这种行为的可能性。小美的行为模式一直以来都是以照顾父母以及哥哥为核心。父母唯一的要求就是——小美赚钱养家,养哥哥和嫂嫂以及侄子。小美只有通过这样唯一的方式,来获取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的认可,同时也强化了小美继续照顾整个家庭的重担,如此恶性循环,小美的认知中即认为自己必须养活家庭,自己是强大的,不管真实的自己到底能不能应付,她必须坚信自己是强大的,必须装出一副很厉害的样子,决不允许自己流露有半点脆弱,可是最后残酷的现实还是让她承受不了了。

 觉察才是解决之道

而当明白了这些的朋友们,决心要帮助她解决这个困境,希望通过把她逼到绝境,让她能够真诚地面对自己,发现现实状况,看到真实的自己,发现自己本来就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性。而小美在这样残酷的情境中,承受不住情绪失控了。此时的情绪可以看成是一个内部评价系统,它能够在我们整个生命过程中,对我们的体验赋予意义,让我们对下一步的行动做出选择(Siegel,1999)。小美的痛苦情绪被朋友看到,被朋友理解,由此小美自己也明白了,自己其实过得太辛苦,太悲伤,发现原来光靠自己一个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原来她是可以伸手求助于最关心她、心疼她的朋友。

小美的这种发现,也是觉察,她通过朋友的帮助觉察到了自己的弱小。觉察能够让我们和自己的体验同在,而非被淹没或从中解离。觉察能够让我们轻松地以当下觉知为中心,能够减轻因过去和将来带来的负重。通过觉察,小美也不再以固有的自动化的习惯性反应模式(Engler,2003)重蹈覆辙,最终获得了解放,使她可以“醒过来”重新体验这个世界,如同有了一个“新生的心智”(Suzuki,1970)。

经过了这场生死的考验,小美的心结终于解开了,她和22楼的邻居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也终于接受了王柏川的心意。这样,小美的故事看似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但是在未来的生活道路中还是处处布满荆棘,面对未来,该如何做呢?

有时候,我们就是看不清楚真实的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够去觉察,发现自己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与念头,甚至信念,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做这些事情,就能够找到出路。而这条探索自我的道路,从古至今,一直是一条漫漫长路,愿你我都能够遇到如此珍贵的朋友,点亮那盏路灯,使我们不再害怕,不再迷茫。

  (金美慧,祝卓宏)

了解更多:

  1. Joanne Dahl, et al. ACT&RFT in relationships: Helping clients deepen intimacy and maintain healthy commitments using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and relational frame theory.2013.Oakland,CA: New Harbinger Publications, Inc.
  2. Siegel, D. J. The developing mind: How relationships and the brain interact to shape who we are.1999.New York: Guilford Press.
  3. Engler, J. Being somebody and being nobody: A reexamination of the understanding of self in psychoanalysis and Buddhism. 2003. Somerville, MA: Wisdom.
  4. Suzuki, S. Zen mind, beginner’s mind. 1970. New York: Weatherhill.

新闻来源:

从《奋斗》到《欢乐颂》:十年之间,时代精神已变.思想聚焦(微信公众号)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A0NDMyMA==&mid=2702635046&idx=1&sn=0713772674e247b3571df12994e6f9cb&scene=23&srcid=0508kRdHiksjhCF6CbfmH5n9#rd